>

住园生心 文化记忆

- 编辑:网赌十大信誉的平台 -

住园生心 文化记忆

  近日,“住园生心——朱明弢作品展”在798 艺术区千年时间画廊隆重开幕。展览展出了江西籍著名画家、华东交通大学教授朱明弢近年来创作的以园林为主题的一系列油画作品。艺术家朱明弢、清华大学教授包林、批评家高岭、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学博士武洪滨、华东交通大学宣传部部长石初军以及千年时间画廊负责人张思永等出席了开幕式。

  朱明弢的作品没有选择对景写生的一般方式,而是采取了记忆模糊的印象方法,以写意抒情的如歌如诗的画风来描摹、想象、创造那曾经显现为中国风格的建筑景观。它们如在蒙蒙细雨中,恍若悲戚的晚风,扬起了一阵阵江南的笙歌晚笛;它们如在朦胧的记忆里,伤逝的瞬间唤起了生命的存在和曾经的文明。朱明弢的作品抓取的是中国古典建筑场景的印象瞬间,他将无尽的情思融入到这些画面的营造中,那些建筑影像隐约显现,在苍茫的笔触里像魂魄一样闪现在那里,如同我们的文化痕迹,断断续续;朱明弢采用这种笔法,就是象征着一种文化情感,它化作心灵的感悟,化作文化记忆的明证。

  朱明弢对中国文化的记忆不仅仅落实在对建筑文化的描摹,而且也表现在他对中国艺术之境的那种痴情。这源自他对当代绘画语言的历练之路,他不仅对油画语言研习多年,现代主义的多种绘画形式追求都曾经被他反复揣摩,从而吸收它们的绘画精神,但对于绘画语言精神的悟解,又来自于他重新审视自己所置身处地的文化环境。

  乱笔丛丛的笔法,不光是中国传统水墨的一种讲究,寄予着对天地人的感悟和体验从而达到的一种物我相忘的境界,而且在欧美的现代主义迄当代艺术中,也有艺术家以笔法的杂多繁复为特征,抒写世界的苍茫和视觉的奇异,凸显绘画的主体性价值。这一类绘画语言之变实际上与当代的视觉感知有关,与艺术家寻求自我的精神张力有关。朱明弢既吸收中国的笔墨意境的那种乱笔从容感,也借鉴西法的那种当代质感,他将这二者运用到自己的绘画中,为的是舒展自己心中的那片文化记忆,也是为了寻求自己的艺术立场。

  绘画可以如诗,艺术也可以如剑;景观不等于风景,风景仅仅是视觉对象,而景观则是透视世界的另一扇心灵之窗,它以艺术的方式寄予了无尽的情怀和神往,朱明弢的造景画试图追求的,恰恰就是他内心痴恋的那片文化印痕。让绘画行动起来,让笔触化作思考的神经线,当它们飞动在画布上的时候,它们不再是线条,而是生命与文化之情的游走和显现。这正是朱明弢要做、在做、并且在未来更加彻底的梦想。

本文由社会科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住园生心 文化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