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心理疗法治失眠

- 编辑:网赌十大信誉的平台 -

用心理疗法治失眠

  人类常常饱受失眠困扰,失眠甚至成为一种流行疾病,但医疗机构往往忽视了这一问题。

  一种全新疗法能帮人们获得睡眠,这就是S E LIC H疗法。它的基本原理来自于一种颠覆性的论断:失眠不仅仅是传统医学认为的一种症状,而且本身就是一种生理紊乱,可以通过生理调节、精神交流等方法对症下药,帮助失眠者进入睡眠。

  当代人生活在一个对睡眠充满敌意的时代:路灯通宵达旦的嗡嗡声,新闻主播24小时连续不断的谈话声,社交媒体上不停滚动的信息,都建立起一个对抗睡眠的世界。昼夜之分不再清晰。卧室不再是办公者的避难所。曾经阻挡于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大墙已经坍塌。

  正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散文家Jonathan C rary所说,失眠是这个时代的必然症状。因为在这个时代,人们被鼓励不断消费、不断创造。

  据估计,三分之一的英国成年人患有慢性失眠。所谓的慢性失眠,定义是:有充足的休息机会,但睡眠能力不足,此种症状持续至少6个月。

  失眠症患者往往很认线小时左右的时间休息。他们整理床铺,拉上窗帘,做好准备。但一当耳朵碰到枕头,他们就睡意全无。

  1993至2007年间,英国因失眠而就诊的人数几乎翻了一番,还有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里,该国为控制睡眠而开出的褪黑素处方,数量增加了10倍。

  不要小看失眠,失眠的影响可能是毁灭性的。英国神经学家马修·沃克(M atthew Walker)在其最近出版的畅销书《为什么睡觉》中写道:“在工业化国家,人们的睡眠锐减,这对健康、预期寿命、安全、生产力和孩子的教育产生了灾难性的影响。”

  2016年,英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失眠会增加患心脏病、癌症和肥胖的风险。失眠症患者比睡眠良好者更容易患上慢性抑郁症。失眠还与主要的精神疾病有关,包括自杀风险(尽管人们对失眠是自杀之因还是自杀症状仍有争议)。每年,美国多达120万起车祸归因于睡眠不足、精神疲惫的司机。

  对于垂头丧气的失眠症患者来说,上述这些都不是新闻。他们担心肥胖、心脏病、意外事故,担心贫困,因而更容易陷入焦虑之中,导致睡眠不佳。

  考虑到失眠难以治愈,或者顾忌医生不会认真医治自己,许多失眠患者从来不寻求医疗帮助或建议。在英国,医生的确不愿开超过一到两周的睡眠药物,所以我们怎么能责怪失眠症患者呢?

  英国几乎没有什么诊所专治睡眠,失眠患者往往被建议去接受呼吸道检查,因为呼吸问题有时也会导致失眠。但太多人排队等待就医,等待名单长得令人沮丧。

  此外,数十年来,在英国的医疗机构里,人们对失眠没有太大的兴趣,甚至有人称失眠为医学界的“灰姑娘”。

  “我们几乎做不了什么。”实习医生克莱尔·艾奇森如是说。他是一名家庭医生,目前在英格兰的诺维奇实习。“患者就医时往往只有10分钟的咨询时间,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想让患者改掉坏习惯,是不可能的。”

  在选择如此之少的情况下,医生们给失眠患者的建议往往是陈词滥调,比如睡前洗个热水澡、吃香蕉、关掉手机、看书等等。这些小提示通常有一定的科学或逻辑依据。但是,当失眠症患者尝试无效后,他们又应该怎么做呢?

  该诊所位于伦敦北部的布鲁姆斯伯里,成立于2009年11月,由南非精神病学家H ughSelsick创立。

  作为英国唯一的失眠诊所,有超过1000名失眠患者在这里得到良好的治疗效果。2018年,该诊所的失眠治愈率越来越高,每月接收的失眠病例也增至120个。根据该诊所的统计数据,80%的病人报告说病情有了很大的改善,近一半患者称已经完全治愈。

  这一成功为诊所赢得了令人羡慕的声誉,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求诊者。由于求诊病人络绎不绝,现在该诊所的挂号病人不得不预约排队,等待时间为两年之久。

  该诊所采用SE LIC H疗法治疗失眠,其根本原理是一种革命性的论断。此前,失眠症几十年来一直被视为一种症状,而SE LIC H疗法则坚持认为,失眠不仅仅是症状,失眠本身就是一种生理紊乱。

  这种论断至今仍被视为非正统观点。然而对于病人来说,这种疗法不仅仅是纠正了以往对失眠的误解,还提供了一条摆脱失眠的途径,帮助患者进入睡眠。

  睡眠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情,但是失眠却使患者变得不自然。与大多数患者一样,同受失眠困扰的记者Sim onParkin,带着熊猫眼和焦虑,来到这家失眠诊所,与H ughSelsick医生见面。

  H ughSelsick医生在狭窄的办公室接待了记者,谈到失眠患者经常被忽视的问题。他指出,失眠患者往往很自卑,所以医生需要与他们以诚相见,建立一种信任的纽带。因为在多年的职业生涯中,H ughSelsick医生了解到,除了生理调节外,精神的治愈力非常强大,与患者进行精神沟通十分重要。

  尽管是第一次见面,但记者在这诊所感受到了某种情感上的亲密。由于羞愧,也由于担心H ughSelsick医生误以为记者想插队看病,所以记者闭口不提自己的失眠问题。但看到H ughSelsick医生和蔼可亲的态度,以及对失眠病的认知,记者觉得非常宽慰而激动。

  当然,仅靠心理疗法是不够的。H ugh Selsick医生设计了为期五周的失眠疗程,将心理治疗与认知行为疗法结合起来,旨在进行“睡眠效率培训”,即调整病人的睡眠时间。

  几十年来,很多医生都以为,只有先治愈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呼吸问题等,才能帮助病人入睡,这种方法往往会失败。H ugh Selsick医生则认为,必须将失眠当做一种精神障碍来治疗,根据其严重程度的不同,给出适当的治疗方案,以一种开创性的态度,依靠科学和个人经验,对症下药,才能有效果。

  H ughSelsick医生之前也曾经是失眠患者。那是在1993年,当时他年仅19岁,住在以色列沙漠中的一个小农场里。造成他失眠的不仅仅是炎热,还包括围绕着酷热而形成的日常生活习惯。由于白天气温常常高达40摄氏度,居住在沙漠里的人们通常在晚上11点到凌晨3点睡觉,然后趁着天气凉爽时工作。午餐时间,也就是天气最热的时候,他们就会去午睡。Selsick医生却不适应这一习惯,他会在中午醒着,因此常常感到精疲力竭。

  后来,他回到南非上大学。第一年,当他在约翰内斯堡学习医学时,他的失眠症加剧了。有一天,他在校园里看到一则广告,征集志愿者进行睡眠研究实验。他报名参加了,希望能了解和改善自己的失眠症。

  实验持续了四天,在此期间,志愿者们在诊所过夜,接受各种监测体检,还被要求保持特定的饮食习惯。一周后,禁食24小时;再过一周,卡路里摄入量增加到平时的三倍。然后再监控,了解食物对睡眠的影响。他回忆道:“事实证明,这并没有什么不同。”

  当时,运用心理疗法治疗失眠症还处于初期阶段(他估计,直到2005年,治疗师才开始接受失眠心理培训)。20世纪90年代末,当他作为英国皇家精神病学院的见习医生来到伦敦时,他的失眠症已经治愈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惊讶地发现,精神病学研究者往往对失眠普遍缺乏兴趣。于是,他致力于寻找有兴趣者,召集对睡眠感兴趣的精神科医生开会,在会上分享各自的发现。此举引起了他的主管夏洛特·费曼的注意。她是伦敦大学心理咨询师,她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询问他是否有兴趣在医院建立一家失眠诊所,他接受了邀请。

  H ugh Selsick医生认为,治疗失眠的关键在于耐心。作为治疗师,与其说是告诉病人该做什么,还不如说服他们坚持。只有坚持足够长的时间,失眠的治疗才能发挥效用。

  Selsick医生的失眠疗法影响日益扩大。一位在他诊所治愈了失眠症的女性,决心投身失眠治疗行业。

本文由社会科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用心理疗法治失眠